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新兴经济体面临一轮凶险的美元升值

卢宾:在全球通胀加速的情况下,美元走强比过去更有可能加大新兴经济体内部的涨价压力。
2022年6月28日

英国将迎来滞胀

沃尔夫:英国央行希望非常温和的紧缩政策就能将通胀拉回目标水平。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那将是因为经济原本就会大幅放缓。
2022年6月28日

从长周期看美国通胀与股市

胡伟俊:从长周期的视角来看,未来的通胀中枢很可能高于过去十年,甚至过去三十年。宏观背景将对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美股会如何变化?
2022年6月28日

不必过高估计财政缺口

樊磊:中国实际财政缺口大大低于市场预估;通过适当的财政腾挪即足以弥补收支缺口。即使不发行抗疫国债,市场也无需对财政支出过于担忧。
2022年6月27日

中国对拉美商贸投资正当时

王英良:对拉美的投资有助于中资企业规避中美依然存在的关税战,有助于利用当地相对廉价的土地、不断增长的员工素质、政府政策红利等优势。
2022年6月24日

反全球化人士的七个认识误区

沃尔夫:全球化并没有消亡,它甚至可能并未步入末路。但在设定新的航向时,我们需要避免七大错误。
2022年6月24日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村镇银行?

张林:正是其他银行所不愿做、做不到的事情才让村镇银行具有更多的普惠性与生存空间,这意味着村镇银行必然应当是少而美的。
2022年6月23日

Lex专栏:猪肉价格决定中国通胀

随着能源和谷物价格居高不下,当前猪肉价格走势可能很快会把中国的通胀推出舒适区。
2022年6月23日

金砖国家的几个侧面

王丹: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金砖国家拥有其独特的优势,也面临着某些共同的困境。
2022年6月22日

围绕美国通胀的几大不确定因素

福鲁哈尔:几个当今特有的不确定因素将让量化紧缩的实际效果难以预料,尤其是美国几十年来对宽松货币的依赖可能会引发新的困难。
2022年6月22日

复苏消费,需打破两大“负向循环”

沈建光:改变消费持续低迷,财政政策是关键。除了减税降费外,需增加中央财政的一揽子促消费政策,打破两大“负向循环”对消费的压制。
2022年6月22日

后疫情时代贸易格局的重构:越南是唯一值得担心的地区吗?

杜若萱:比起越南,以墨西哥为代表的拉美国家及美国本土正在暗流涌动,通过良好的工业基础设施、较低关税成本等优势成为产业链外迁中的关键角色。
2022年6月21日

疫后供应链重振,各地需要共担疫情风险

刘远举:只有共同承担风险,才能共享经济重振。那些经济联系紧密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应该进一步建立风险共担机制,重振产业链。
2022年6月21日

萨默斯的两大预测都对了,但千万不要神化他

夏春:对宏观经济,资本市场来说,理解“长期停滞”和“严重通胀”两大判断之间的互动和演化具备非常重要的投资价值。
2022年6月20日

别了,佣人经济

奥康纳:随叫随到的“按需”服务可能使人们感到富有,但该模式目前正陷于困境,最大的问题是资金枯竭。
2022年6月20日

美联储激进加息是通胀的“良药”还是“毒药”?

周茂华:高通胀压力倒逼美联储6月超常规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激进加息能否抑制高通胀吗?美联储加息路径如何,会对全球产生何种影响?
2022年6月20日

新东方的转型与中国民营经济的韧性

郑志刚:新东方步入转型之路给我们正在下行的中国经济、尤其是那些陷入生存绝境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启发呢?
2022年6月20日

政府需推动先进技术沿经验曲线发展

爱资哈尔:应对当今诸多挑战都需要先进技术,为了推动新技术的成本快速下降,政府应出台措施保障其需求,帮助其积累经验。
2022年6月17日

全球石油美元“缩表”

周子衡:石油武器化是美元武器化的延伸,如今能源武器化并不能为白宫所独享;亚洲经济发展及沙特角色变化,使得美元霸权前景日趋模糊。
2022年6月16日

中国经济:接下来向何处去?

王丹:房地产市场变得疲软,监管收紧导致互联网经济萎缩,尽管出口绝对值仍处历史高位,但增速放缓。因此2022年复苏将比2020年困难的多。
2022年6月15日

我们能从上世纪70年代的政策错误中学到什么?

沃尔夫:上世纪70年代的回声很响亮:高于预期的通胀,重大的冲击,越来越疲弱的经济增长。但不同之处也是很振奋人心的。
2022年6月15日

广东“富可敌国”,财政为何面临新烦恼

罗志恒、贺晨:广东生产总值已连续33年稳居全国第一,赶超韩国和俄罗斯;拥有财力雄厚总量优势的广东,在未来也面临一系列财政矛盾和难题。
2022年6月15日

日元走低会否带来“日本制造”回归?

日元对美元汇率跌至24年低点引发日本制造业“回流”的叙述令人神往,但在现实中,回流很可能仅限于较小规模、较高端产品的生产。
2022年6月15日

资产负债表视角看美联储

吴金铎:打击通胀与防止美国经济硬着陆,如何兼顾?美联储怎么办?如何评估各种政策工具?美联储的工具箱中,不仅只有加息抑制需求过热。
2022年6月15日

疫情防控下,中国经济亟需稳定经营环境

李海涛、林锡:在稳经济过程中,短期政策包括继续调低利率,增加政府杠杆。但中长期来讲,中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实现长期发展亟需稳定的经营环境。
2022年6月15日

全球制造业的变革与美国制造业的再度振兴

陈功:美国制造业的再度振兴和崛起,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即便不是现在,但肯定完全可以并且可能,这将带来巨大的影响和冲击。
2022年6月14日

疫情之下,财政政策仍需放松

张明:信心不足导致家庭企业都缺乏加杠杆意愿。财政放松、货币放松、监管政策调整三方面政策不可或缺,而财政放松必须发挥提纲挈领作用。
2022年6月14日

在“贸易拉锯战”中,美国必须采取更多行动

福鲁哈尔:关税转移了人们对真正的贸易拉锯战的注意力。美国在制药、软件等领域保持强劲,但在其他领域“疲软且正在下降”。
2022年6月13日

对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的部分解读

王英良:台美共同宣布启动“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双方将建立贸易谈判架构,这是台美关系升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这次升级不同以往。
2022年6月13日

《为发展搏一把》:经济奇迹是如何造就的?

皮林:为了让国家走上增长和发展的道路,精英阶层必须冒险去尝试做大经济蛋糕,而不是瓜分已有的蛋糕。
2022年6月10日

警惕薪资-价格螺旋引致的第二轮通胀

程实、张弘顼:中长期来看,当前全球经济金融的一个关键问题是,高通胀会否延续且进入自我强化的第二阶段?答案取决于薪资-价格螺旋。
2022年6月10日
|‹上一页‹‹7891011121314151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