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库柏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62岁退休,法国人错了吗?

库柏:我对法国养老金改革的建议是:让收入最高的10%人群工作到(比如说)67岁。让普通人在还能享受人生的时候好好享受。
2小时前

让多重危机孕育多重创新

库柏:有人说,1920年至1970年是重要创新接连迸发的黄金时期。在经历之后50年的失望后,当今的多重危机会否激发多重创新?
2023年1月29日

进化中的民粹主义

库珀:英国脱欧派和特朗普代表的上一代民粹主义者本质上是演员,对执政不感兴趣。但意大利的梅洛尼代表的新一代民粹主义者对权力是认真的。
2022年9月23日

利兹•特拉斯会让英国更糟糕吗?

库柏:就在英国经济和公共领域崩溃之际,一位自大的领导人将要上台。然而,过去的历史证明,触底可能是一件好事。
2022年9月2日

我们需要正视国籍歧视

库柏:就像“巴西足球运动员”和“法国厨师”一样,国籍体现了一种权威,一种与生俱来的职业——无论你的天赋是什么。
2022年7月26日

西方有必要增加国防开支吗?

库柏:西方或许不需要也不想再军事化。但更多国家可能会被引诱进美国式的战争选择中去。
2022年7月10日

英国保守党为何不关心未来?

库柏:英国老龄化的选民几乎扼杀了变革的想法。一个放弃未来的国家,有可能会陷入祖先崇拜,重蹈二战覆辙。不过,也许保守党本身就是未来。
2022年7月7日

高温难耐?这只是开始

库柏:气候变化导致高温天气越来越频繁,更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受影响最为严重。这只是大自然清算的开始。
2022年6月29日

政治的精英统治为何不如体育界?

库柏:在体育运动中,能力比履历、外表或肤色更重要,失败是明确的,而且会被惩罚,但在政坛就不是如此了。
2022年6月15日

我们如何默默放弃了社会进步的想法

库柏:经济发展在历史上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人类的新使命,无论是全球还是个人,都是避免灾难。
2022年5月26日

给演讲者的建议

库柏:会议作为一种交流方式至关重要,但大部分人的演讲技巧真的太差了,为了提高演讲质量,我想给未来的演讲者提出一些建议。
2022年5月15日

马克龙:“班上最聪明的男孩”将面临重大考验

库柏:许多支持极端主义的法国选民是在摆出一种审美姿态,而不是在表达政治立场——激进的言论未必代表他们内心的想法。
2022年4月8日

为什么美国的两极分化不同于欧洲?

库柏:在大多数西欧甚至拉美的民主国家,对立双方的分歧未必特别顽固或严重。像美国那样危险的两极分化是个例外。
2022年1月25日

四天工作制将帮助拯救地球

库柏:任何经济活动都会加剧全球变暖。在人们生活无虞的发达国家,我们应该为了拯救地球而减少工作时间,从每周工作四天开始。
2021年11月2日

作息自由有益健康

库柏:疫情后,当在家办公的人突然可以选择自己的起床时间时,大多数人都起得更晚了。希望这种作息自由能制度化。
2021年10月24日

再见,大规模通勤;你好,15分钟社区

库柏:通勤加剧了公民生活的衰落,而疫情后因人们远程办公,社区生活的魅力恢复。在各大城市的前通勤带,远程办公正在创造出社区。
2021年7月30日

英语母语者为什么还要学外语?

库柏:在英语已经是全球通用语,机器翻译已经快要赶上人类的今天,英语母语者为什么还要费力学外语呢?
2021年5月5日

西方中产阶级何以向下流动?

库柏:50年前,银行经理、教师或律师都是响当当的职业,买得起大房子是不在话下的事情。如今,从事这些工作的人也许会发现,自己依旧住在童年时代的卧室里。
2021年5月4日

高技能岗位也会转移到低成本国家吗?

库柏:如果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那任何地方的人都能取代你。西方大都市中的高技能劳动者或许也将尝到被取代的滋味。
2021年3月29日

新冠时期的幸福感

库柏:人们很少敢于说出一个带有负罪感的真相: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在疫情期间更快乐了。
2021年3月22日

后疫情时代的城市

库柏:未来的城市可能看起来很像过去的城市,只是更加整洁。汽车、商店和办公室让位给自行车、植物和新型公寓。
2021年3月16日

独立运动中的政治毒药

库柏:保持社会团结的最好方法是鼓励每个人拥有多重身份,但独立运动迫使人们选择单一身份,由此造成的社会分裂成了政治毒药。
2021年3月5日

达沃斯人的预测有多么不靠谱?

库珀:一个更明智的峰会应该让世界各国领导人坐在观众席上,由社会工作者、病毒学家和记者上台讲述近期趋势。
2021年1月25日
关于西蒙•库柏:
西蒙•库柏(Simon Kuper)1994年加入英国《金融时报》,在1998年离开FT之前,他撰写一个每日更新的货币专栏。2002年,他作为体育专栏作家重新加入FT,一直至今。如今,他为FT周末版杂志撰写一个话题广泛的专栏。
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