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观近思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新冠会影响2024年的新生儿数量吗?

刘远举:2020年到2022年这三年中,生育意愿受到了不少影响,但相比2023年面临的风险,可能就不算什么了。
3天前

刘鑫的募捐,合情吗?合理吗?违法吗?

刘远举:当刘鑫以最基础的个人权利,不借助任何平台募捐的时候,刘鑫作为一个“坏人”,有向公众募捐的权利吗?
2023年1月5日

养老金年度上涨,不应是老人的软肋

刘远举:既然国家不会因为老人喝酒、抽烟,而停止增长老人的养老金。那么在疫苗上同样没必要这么做。
2022年12月19日

“是人”还是“斯人”塑造着我们的将来

刘远举:当下网络中流传的对过去的群体记忆,是不可靠的,某种程度上,这种扭曲的记忆在打造着我们的将来。
2022年10月28日

价格民粹和重刑主义之下,食品安全的出路在哪里?

刘远举:食品标准涉及专业、市场、技术,需要通盘权衡,要法律上可执行,经济上可持续,并不是越严格越合理,越正义。
2022年10月14日

何谓小镇做题家?

刘远举:超越小镇做题家,不需要杰出,只需要相信知识,并努力践行。从这个意义上,是否是做题家,不在于血统、知识,而在于选择。
2022年7月25日

雪糕刺客话题背后,是行业洗牌吗?

刘远举:跨品类的消费升级消费者比较容易接受。但品类内部消费升级,消费者可能会有情绪上的抵触,造成舆论风险。
2022年7月19日

易烊千玺“入编”是抢普通人饭碗吗?

刘远举:难道选拔杂技演员、体操运动员等专业人员都要笔试优先吗?就算会做题,会笔试,也无法与一个已经在市场上成名的明星相比。
2022年7月12日

唐山烧烤店打人案背后,我们应该反思什么?

刘远举:对人自卫权利的剥夺,和伤情鉴定以及民事赔偿中存在的系统性偏袒,导致现行法律体系中,处于弱势的群体会面临更大的风险。
2022年6月28日

疫后供应链重振,各地需要共担疫情风险

刘远举:只有共同承担风险,才能共享经济重振。那些经济联系紧密的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应该进一步建立风险共担机制,重振产业链。
2022年6月21日

从唐山烧烤店事件看“还手算互殴”

刘远举:禁止公民任何程度上的保卫自己的权利,并不能导向更好的公平、正义,也不能导向更好的安全。
2022年6月15日

不能用隐性失业的方式解决就业问题

刘远举:脱离经济增长谈稳就业,很大程度上是把就业问题变成失业救济和降低劳动效率问题。没有增长的新增就业只能新增隐性失业,是人均收入的下降。
2022年6月1日

核酸检测不是新经济

刘远举:如果核酸能成为新经济,那我不妨献一计:挖出煤之后都用水洗一洗,再从内蒙、山西运到青藏高原晒一晒,一年凭空增加数万亿GDP。
2022年5月6日

精准防疫在于理性算账

刘远举:停工意味着经济循环的一部分失去了,某些需求可能会永远消失。疫情后经济会报复性增长的看法,是一种静态的、计划经济式的看法。
2022年4月29日

疏解上海功能,是丢了芝麻砸西瓜

刘远举:到今天,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提出要因为疫情而缩减城市规模,实际上,因为城市具有规模效应,在面对疫情时,能应对得更好。
2022年4月20日

隔离点设置背后的法律与科学问题

刘远举:在设立隔离点时,对于居民们的关切,应有合理的、科学的回应,需要拿出切实的措施,把风险降低到最小。
2022年4月19日

上海疫情何以至此

刘远举:上海的精准防控,也是有一个阈值的,一旦超过,就会控制不住,在此基础上,上海比其他地区能做得更好的判断,仍然是成立的。
2022年4月2日

如何为价值观负责,算法应有方法论

刘远举:算法是商业中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东西,依靠关闭算法来对抗算法的弊端并不现实。
2022年4月1日

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的冲突:北约东扩与俄罗斯西进

刘远举:历史会反复重复,那些前现代、现代性的矛盾会慢慢积聚自己的力量,直到危机彻底爆发,而人类的教训则是,从来不会吸取教训。
2022年3月8日

为什么“一万小时”心灵鸡汤对高考不成立

刘远举:为什么我们谈到教育的时候,很少提到天资、智商这些因素,反而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到拼天资的程度”这类心灵鸡汤?
2022年3月1日

“新两个舆论场”的挑战与机会

刘远举:算法带来流量形成信息茧房,由此形成暴虐的民间舆论,也指向平台本身,因为平台是“资本的”,短视的商业精英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
2022年1月11日

美团快手合作带来的两个新可能

刘远举:互联互通涉及到复杂的商业利益,在行政推动的互联互通的同时,市场也在探索从互联互通中获得双赢。
2021年12月31日

全球创新竞争背后的观念竞争:关于生产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

刘远举:现在舆论总算知道记者没资格指挥俞敏洪,但大家仍觉得有资格指挥90年代的联想在缺乏资金技术的情况下在X86技术路线上挑战wintel。
2021年12月1日
关于《远观近思》:
刘远举,重庆人,先学理工科再学经济学,从事过咨询行业,现为自由撰稿人。关注时政、财经、科技,旨在探寻现象背后的事实与公正。文风理性、客观,且用人性的温度替换虚伪的中立。微博ID@刘远举。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