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拜登大概率不会取消大部分对华关税

王英良:在美国没有充分利用完关税制裁这一杠杆红利之前,美国不会撤销多数关税;通过制裁,美国的权力地位得以进一步彰显。
2022年7月7日

美国迁回供应链的风险

婴儿配方奶粉危机说明,自给自足并不能保障供应安全。相比联邦政府事后做出反应,灵活、以市场为导向的贸易、监管和采购将会更好。
2022年7月7日

日元跌了,但还真不一定便宜

沙蒂尔:投资者应该对日元被严重低估的说法保持警惕。这种观点没有考虑到日本经济的结构性变化,这些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日元的交易背景。
2022年7月6日

新兴市场状况比你想象中要好

夏尔马:虽然每次全球经济出现坏消息时专家们都会唱衰新兴市场,但以大多数指标衡量,25个最大发展中国家的财务状况都很强劲。
2022年7月6日

加密货币不是我们需要的新型货币体系

沃尔夫:加密货币世界并不提供可取的替代货币体系。但技术可以——而且应该——带来这样的体系。央行在这方面必须发挥核心作用。
2022年7月6日

基建投资能否再超预期?

樊磊:稳增长之下,基建投资增速明显超出预期,但投资者依旧存在一些疑惑:过去基建为何低迷?当前为什么反弹?未来增速如何?
2022年7月6日

美国衰退,概率几何?

程实、张弘顼:根据模型分析,美国经济政策实际上已经陷入预判失误和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这将为美国经济和美股市场的未来蒙上阴影。
2022年7月6日

经济回暖亟待解决三大平衡问题

沈建光:二季度已是增长低点,下半年增速将逐季走高,全年大概率呈现“前低后高”走势;通识内外部环境依然存在挑战,需重点解决什么问题?
2022年7月6日

美国对华关税政策:走向何方?

钟正生:通过关税豁免的方式降低关税成本压力,不仅可以对美国选民有所交代,亦能在对华政策方面保留较大的灵活性与筹码,可能性相对更高。
2022年7月5日

当前通胀并非70年代的重演

摩根士丹利卡彭特:尽管当下不是上世纪70年代的重演,但我们也并非行走在康庄大道上。
2022年7月4日

如何避免政策超调风险?

章俊:目前,对下半年中国经济持悲观或者谨慎立场的投资者依然较多,市场对经济下行风险有较为充分的认识,但对潜在可能的经济上行风险认识不足。
2022年7月3日

《2022年在美中资企业年度商业调查报告》评析

王英良:报告反映了中资企业在美市场总体呈现出消极预期,这为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以及中美经济外交提供了新的参考。
2022年7月1日

为什么美国可能成为能源战的真正赢家

拉赫曼:俄罗斯或许可以在短期以断供向西方施压,但它将失去作为能源超级大国的地位,而美国从长期来看处于有利地位。
2022年6月30日

中国需要织起合成生物领域的安全屏障

王英良:生物合成可能产生伦理道德风险、生态环境风险、社会风险以及国家安全风险。合成生物的兴起使中国生物安全屏障更面临挑战。
2022年6月30日

美联储或落入“先紧缩后刺激”陷阱

埃里安:这种陷阱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困扰着许多西方国家央行,如今仍困扰着许多发展中国家。
2022年6月30日

高温难耐?这只是开始

库柏:气候变化导致高温天气越来越频繁,更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受影响最为严重。这只是大自然清算的开始。
2022年6月29日

开放的贸易撞上无序的时代

沃尔夫:在一个世界无序的新时代,那些不那么强大的国家应该有意愿去采取主动,尽力而为,不管你争我斗的超级大国决定怎么做。
2022年6月29日

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未来:从一家“淡马锡”到N家“淡马锡”

郑志刚:企业由以往产业集团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转变,表明作为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重要环节和配套措施的国有资本管理体系改革的实施进入到实质阶段。
2022年6月29日

德国的能源危机进入什么阶段了?

张冬方:假如未来能源供应恶化,个人和家庭受优先保护,工业将会是第一个受害者。有些工业生产中的天然气难以取代,这或许意味着停工停产。
2022年6月29日

欧洲央行能否拿出管用的“反碎片化工具”?

格林:随着意大利与德国国债间的利差再度扩大,欧洲央行决定创建新的“反碎片化工具”。我担心它可能会让人失望,进而引发一场危机。
2022年6月29日

新兴经济体面临一轮凶险的美元升值

卢宾:在全球通胀加速的情况下,美元走强比过去更有可能加大新兴经济体内部的涨价压力。
2022年6月28日

英国将迎来滞胀

沃尔夫:英国央行希望非常温和的紧缩政策就能将通胀拉回目标水平。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那将是因为经济原本就会大幅放缓。
2022年6月28日

从长周期看美国通胀与股市

胡伟俊:从长周期的视角来看,未来的通胀中枢很可能高于过去十年,甚至过去三十年。宏观背景将对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美股会如何变化?
2022年6月28日

不必过高估计财政缺口

樊磊:中国实际财政缺口大大低于市场预估;通过适当的财政腾挪即足以弥补收支缺口。即使不发行抗疫国债,市场也无需对财政支出过于担忧。
2022年6月27日

中国对拉美商贸投资正当时

王英良:对拉美的投资有助于中资企业规避中美依然存在的关税战,有助于利用当地相对廉价的土地、不断增长的员工素质、政府政策红利等优势。
2022年6月24日

反全球化人士的七个认识误区

沃尔夫:全球化并没有消亡,它甚至可能并未步入末路。但在设定新的航向时,我们需要避免七大错误。
2022年6月24日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村镇银行?

张林:正是其他银行所不愿做、做不到的事情才让村镇银行具有更多的普惠性与生存空间,这意味着村镇银行必然应当是少而美的。
2022年6月23日

Lex专栏:猪肉价格决定中国通胀

随着能源和谷物价格居高不下,当前猪肉价格走势可能很快会把中国的通胀推出舒适区。
2022年6月23日

金砖国家的几个侧面

王丹: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金砖国家拥有其独特的优势,也面临着某些共同的困境。
2022年6月22日

围绕美国通胀的几大不确定因素

福鲁哈尔:几个当今特有的不确定因素将让量化紧缩的实际效果难以预料,尤其是美国几十年来对宽松货币的依赖可能会引发新的困难。
2022年6月22日

萨默斯的两大预测都对了,但千万不要神化他

夏春:对宏观经济,资本市场来说,理解“长期停滞”和“严重通胀”两大判断之间的互动和演化具备非常重要的投资价值。
2022年6月20日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