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除了国内房子,哪里找诗与远方?

黄凡:持续了二十多年的国内房价的上行周期已经结束,我们也终于可以逐步摆脱长期性纠结与焦虑;是时候寻找资产配置的“诗与远方”了。
2024年5月29日

从财政数据看中国经济的三大挑战

沈建光:从财政数据变化可见,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三大挑战:收入恢复偏慢拖累消费增长、价格持续走低制约企业盈利、房地产下行影响持续扩大。
2024年5月29日

马克龙、朔尔茨:我们必须增强欧洲自主性

马克龙、朔尔茨:欧盟需要加大创新、加强单一市场、增加投资、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减少繁文缛节。
2024年5月28日

全球芯片战走向何方?

周子衡:无论全球芯片大战的结果如何,芯片技术及芯片产业均将获得长足的进步;但大战的失败者或将根本承受不起败战的后续经济效应与政治后果。
2024年5月28日

周其仁参会与改革的新逻辑

赵建:在中国经济复苏还需要注入更多动力和更强确定性的当下,七月三中全会显得异常关键和重要,周其仁观点也代表着大部分人的心声。
2024年5月28日

看清香港,做多香港

周掌柜:香港“繁荣”与“衰落”背后的根本逻辑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影响着对香港的投资信心,更关系到750多万香港居民的梦想与未来。
2024年5月28日

中国需要寻找替代房地产的经济增长点

徐奇渊:在教育和医疗卫生部门,仍有大量需求未得到满足。对中国经济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增长潜力。
2024年5月27日

分析:制造业推高中国碳排放,未来如何?

柳力:中国能源消费增速加快主要是2020年左右以来能源密集型制造业增速加快所致。高耗能制造业可能抵消中国清洁能源发展所取得的减排成效。
2024年5月27日

美联储可以等待(下)

陈稻田:经济状态让美联储“不急”,而量化紧缩的逐渐退出可以在利率行动之前进行试探性的准备,因而美联储对利率的调整也不急。
2024年5月27日

全职工作者浪费时间——真正的生产力危机

斯坦丁:全职工作者拥有大量“公闲时间”,不稳定就业者不仅缺少这类福利,还必须从事许多繁重的非生产性工作,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2024年5月27日

迈向民族主义的美元是全世界面临的危险

亚当•图兹:美元不仅是美国的、也是世界的货币,受政治原因驱动的美元贬值给世界带来的影响将比美联储加息更严重。
2024年5月24日

比特币是Web3.0的最佳代言人

Romeo Wang:香港要成为亚洲Web3.0的中心,首要的就是拥抱比特币,比特币就是Web3.0的最佳代言人。
2024年5月24日

美欧货币政策应该脱钩

贾尔斯: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利率并不是非得同步,经历了接二连三的全球冲击以后,大西洋两岸的货币政策已到了应该脱钩的时候。
2024年5月23日

美联储可以等待(上)

陈稻田:美联储遇到一些挫折,降通胀的“最后一公里”显得特别艰难。确实美联储碰到了几个“坎”,并且在未来可能还有一个更大的“坎”。
2024年5月22日

极光进入高峰期

阿胡贾:太阳活动周期约为11年,眼下接近本周期内的高峰,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可能会有更多的极光盛宴在等待我们。
2024年5月21日

从普华永道事件看独立审计制度的“阿喀琉斯之踵”

丛百溪:复杂的职业环境,会计师事务所业务发展和人员的局限性及变化莫测的地缘政治,都让独立审计这个捍卫投资者利益的重要制度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2024年5月21日

中美供应链之战

董洁林:除了中美竞争,全球供应链重构的另一力量是供应链智能化;前者左右供应链布局和结构,后者提升供应链效率并改变生产物流和产业运转方式。
2024年5月21日

全球资本在中日股市契机中的布局

杨方曦:中国虽可利用股市低估值及经济复苏带来的市场机遇,强化自身对外资的吸引力,但想要撼动日本当前的“吸金”地位,其根源仍在地缘政治问题。
2024年5月21日

经济不起,房价难回

徐瑾:房地产政策拐点来临,堪称迄今最大力度。随着限贷退出历史,房价能否回暖?大时代面前,普通人何去何从?
2024年5月20日

OpenAI和Google留给苹果的时间不多了

周掌柜:如果人机智能时代是一个新世界,我们还需问旧世界的居民喜欢什么和未来向哪走吗?这是否意味着保持传统战略思维的消费电子公司可能会被大批淘汰?
2024年5月19日

人工智能与经济增长

程实、张弘顼、徐婕:真正能够实现人类劳动生产率质变的核心在于人工智能技术是否能够最大限度地从三个层面解放企业家精神和创新能力。
2024年5月17日

美国对全球收起吊桥

卢斯:美国正在与自己竞赛,看看哪一个政党能够更快推进“去全球化”。按照当前的攀比速度,美中脱钩将在大选前成为板上钉钉的事。
2024年5月16日

中匈将如何“双向奔赴”?

张冬方:匈牙利这个在欧洲汽车产业链中一直扮演配角的国家,迫切希望在汽车价值链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这一点上中匈的利益是互补的。
2024年5月16日

普京访华可能让俄中商讨出绕过美国制裁的方法

普罗科片科:普京访华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让双方可以私下里坐在一起设想各种选项,然后悄悄实施这些方案。
2024年5月15日

财政部喊话央行:如何理解

聃丘泰:央行在二级市场开展国债买卖,有何影响?如何认识财政部和中央银行各自表述?财政部和央行合作存在哪些先决条件?
2024年5月15日

M2超300万亿元,意味着什么?

叶冬艳、欧阳辉、曹辉宁:M2/GDP比值越高,表明广义货币拉动经济效率越低,我们应该鼓励发展股债等直接融资市场,从而降低M2增速、提高广义货币的效率。
2024年5月15日

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影响和应对

沈建光:全球经济产业链加速重构,中国部分产业正在主动或被动地向新兴经济体转移。这对中国外贸、投资、就业有何影响?又该如何应对?
2024年5月15日

“滞胀”来袭,耶伦再挑大梁?

周浩、孙英超:从经济自身调整的角度而言,美国需要在增长和通胀之间找到一个新的均衡点。美国经济是否陷入“滞胀”?市场更需要关心的是美国经济政策将如何应对。
2024年5月14日

欧中能否抓住“大交易”的机会?

桑德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欧期间,中欧本来有机会达成地缘政治战略大交易,却错过了。
2024年5月11日

国家发展动力变迁:从去工业化经验看发展中经济体的策略与挑战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学者杨秋怡受访认为,全球生产网络虽然为发展中经济体带来了机遇,但也需要这些国家制定有效的国内政策和战略。
2024年5月10日

德国该不该改革“债务刹车”机制?

袁杰: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德国应该对其“债务刹车”机制进行改革,使之适应新的时与势。这符合欧盟最大经济体的根本利益。
2024年5月21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