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特别策划

Wake up地产人|在去与留的焦虑中寻找希望


地产人的冷暖去留,是房地产行业复苏最微观的缩影。
前言:疫去万物苏,站在这个春天的尾巴上,锋面News推出专题策划——“Wake up”,与大家一同寻找并呈现“后疫”期间,房地产行业正在发生的故事和变化。
“珠三角上空,飘着都是碧桂园和恒大的简历……”朋友圈里的段子,藏着当下地产人的焦虑、担忧和迷茫。
突发疫情改变了2020年楼市走向,裁员、降薪、冻编成为春节后地产人听到最多也是最敏感的词。
地产人的冷暖去留,是房地产行业复苏最微观的缩影。在《瞰楼市》采访到的这些地产人身上,可以看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地产人压力骤增的同时,也改变着他们的价值观。
有些地产人在亲历裁员风暴后更加珍惜手中的工作机会,觉得有工可打有工资可发是一件幸运的事。也有些地产人在“被动”休息中发现,过往拼命工作不过是一叶障目,潇洒告别奋斗多年得到的职位。
简历满天飞
3月初,就职于碧桂园的林毅没有等到房地产市场复苏的利好,却等来了公司的一纸裁员通告。
由于所在的设计管理中心被合并,林毅不幸成为了部门里被“优化”的人员。公司给出了N+1的赔偿,要求他月底离职。
短暂沮丧之后,林毅很快打起精神开始准备简历。凭借自己的高学历和在碧桂园的工作经历,林毅本以为很快便可以回归职场。但在又一次被某TOP10房企拒绝后,林毅终于意识到,今年找工作似乎比想象的难。
“放在去年,‘凤场’出去的人还算是香饽饽。今年疫情让原本的求职计划搁浅,现在很多地产公司都在大幅裁员,满大街都是同行的简历,一时间好像我们变得一文不值了。”与林毅因部门合并被“优化”的境况相比,选择主动离职的于林强,语气中充满的更多是无奈。
3月末,于林强所在的某TOP3房企架构重组,要求所有部门抽调30%员工到新成立的销售子公司负责会员推广工作。并且强制规定,不服从公司调配的中层及以上员工,免职五年不得提升,工资再定;普通员工则给予2级工资处分。
作为2018年的公司管培生,于林强被抽调到了新公司。按照新公司考核要求,他需要每月至少拓展30个会员,否则就会被倒扣钱。
于林强之前在公司负责技术岗,动荡来得如此突然,在强烈落差下他最终选择了辞职。“寒窗苦读十多年,学财务、学工程,梦想就是发挥所学,实现自我价值。谁能想到现在被调到新公司‘拉人头’。”于林强和同被调到新公司的多位同事都认为,这种丝毫不尊重员工意愿强制调岗做法,实际上就是变相裁员。
大公司借调岗“优化”人员,小公司则直接用裁员来续命。
黄丽供职于佛山一家小房企,负责售后工作。4月20日刚复工,她就接到了人力裁员的通知,要求她在5月20日之前离职,满一年司龄公司赔偿N+1。
“这次裁员比例接近30%,此前公司现金流已经岌岌可危,连续两个月都发不出资了。”黄丽对这次裁员其实并不感到意外。令她焦虑的是,自己在金融公司上班的丈夫在今年1月份也刚刚被裁员,家里的房贷加车贷每月月供要一万五,虽然裁员补贴足够撑几个月,但从目前行业情况看,她很担心会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事实上,黄丽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今年3月初开始,行业前30强房企中多数都传出了裁员、降薪的消息,包括万科、碧桂园、融创等多家头部房企也均在业绩发布会表态将进行人员优化。
“之前,猎头圈流传着一句话:整个珠三角上空,飘着的都是碧桂园和恒大的简历。现在,这句话折射的现象正在长三角、京津冀等更多区域上演。”从事猎头工作已经十余年的赵明是广州一家猎头公司的中层,他和很多同行以前一直做房地产企业客户,但今年基本全部放弃,转向大健康、医药行业。原因就是房地产企业各种裁员、冻编,而大健康、医药企业的人才需求却在持续增长。
去与留抉择两难
被优化、被裁员的地产人陷入迷茫,留下来的“幸运儿们”,日子同样并不轻松。
在某TOP50华南房企成本部门工作的李东升透露,他所在的公司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缴纳员工的五险一金,还强制员工要求每晚加班到9点以后下班,同时实行末位淘汰制。“不遵从,就等着被裁员。现下工作不好找,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面对公司不合理的要求,李东升只能暂时选择忍受。
职能部门如此,销售这样的一线部门,压力只会更大。
2月26日,在史无前例地休息了长达一个月后,陈忠所在的某TOP5房企旗下售楼部取得主管部门批准,正式复工营业。
受疫情影响,项目销售业绩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早在过年期间,整个部门就感受到了业绩压力。虽然“明面上”放假,但陈忠每天都要在线上与代理公司、部门同事沟通,经常晚上10点还收到开会通知。
好不容易等到售楼处复工了,但市场并未完全复苏,前往售楼处看房、买房的购房者还是少数。眼看着上半年过了大半,市场可以空窗,但业绩并没有调减。行情不好还要尽可能保证业绩增长,在巨大的压力下,陈忠一度想离职并找好下家,但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行业都在裁员,如果现在跳槽到新公司,可能没过三个月试用期就又被裁掉了。试用期被裁不用赔偿,一旦失业,怕很难再找到工作。”陈忠的顾虑,几乎是当下所有准备跳槽的地产人的心理斗争写照。
某TOP30房企负责招聘的HR表示,由于本身必然存在的人员流动性,企业实际上是有一定招聘需求的。对于企业来说,目前招聘市场处于冰冻期,很多人不敢贸然跳槽,找到适配人才的难度其实也在加大。但该HR也承认,公司今年在人才招聘上更趋审慎,要求也会更高。
有人纠结留下,也有人潇洒离去。
在华南某房企工作已经超过8年的李小佳,已经做到了部门负责人的位置。考虑再三,她向上司提交了辞呈。她说,工作这八年多来,加班加点是常事。翻看她年前在公司群里的信息,很多都是凌晨三四点发出去的。这场突来的疫情让她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觉得无法再持续这种只有工作的日子,决定换一种活法。
不努力肯定没希望
2020年这波裁员降薪潮来势汹汹,很多地产人包括“猎头”都将背后的原因归结于行业增速放缓下,房企的现金流和控成本压力。
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百强房企销售业绩增速为6.5%,显著低于过去两年。行业增速整体放缓,房企高速扩张的步伐也开始变慢,对人才需求自然没有过往那么急切。压力之下,人事震荡,高管频频流动成为房企常态。
早在2019年,房地产行业就已经出现过一波裁员冻编潮。跨入2020年,疫情“黑天鹅”带来的冲击则拉长了这个潮线。
2020年一季度TOP100房企全口径销售业绩规模同比下降近20.8%,鉴于这一市场表现,多位房企高管均做出了行业全年销售下降的预测。
世茂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许世坛预测,受疫情影响,今年全国房地产销售可能会有10%~15%的下降。旭辉集团总裁林峰则推算,没有外界政策刺激的情况下,地产行业受疫情影响,全年销售大概折损1万亿左右。
“近期个别项目‘日光’、涨价现象,并不代表全局市场已走出困境,当前市场各参与方的行为均一定程度计入了对政策放松的预期,但并未充分计入外需冲击下未来收入的潜在负面影响,而这恰恰是我们认为最需要警惕的风险。”中金公司研究部的报告指出,虽然近期有迹象表明房地产市场正从年初国内疫情的冲击中逐渐恢复,但仍须警惕海外疫情升级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及对居民收入和购房需求的潜在负面影响。经济压力下,居民家庭的即期收入和对未来的收入预期均将下降,并会随即反映于房价和租金的下跌,房地产新开工、开发投资亦可能随之下行。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考虑到疫情还在防控关键期,开发商不会立刻出现大规模的开盘、选房活动,即使售楼处正式营业,也是逐渐地、陆续恢复带看量。那么4-5月份这段时间,大概率仍是一个成交空窗期。
“这并不是煎熬的终结,而是煎熬的开始。”陈忠说。他最近正忙于仔细检查和巡视售楼部的每一个细节,为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作准备。往年,五一的三天小长假都是一年当中房子卖得最火爆的时段之一,仅次于十一黄金周,何况今年五一有整整5天。
但与往年可以大致预测销量情况相比,今年五一小长假能不能变成一个卖房黄金周,陈忠直言心里没有底。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努力了不一定有希望,但不努力就一定没有希望。
(本文受访者均为化名)
撰文/王柔金
设计/迟雨
图片/图虫创意
编辑/仰镜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